发新话题
打印

城南余韵甲申本之骊斋诗草并序

城南余韵甲申本之骊斋诗草并序

骊斋诗草

名茶园诗会即席作
隔帘丝竹和烟浮,玉茗轻翻雪涨瓯。此间莫问红尘事,座中宾主尽诗俦。

浣溪沙  登眺
    又向城南怅怅游,百无聊赖是新愁,江亭独上倚危楼。    柳色沿湖依旧绿,西山隐约望中浮,晚风凉透一天秋。

浪淘沙
    沧海变桑畴,大块浮沤,翻天覆地等回眸,一局棋终柯已烂,岭上云留。    人世寄蜉蝣。蜗角蝇头,沉沙折铁忆吴钩,江月无声流水去,万古闲愁。

天净沙  游湖
    浓荫几缕垂杨,长堤一带横塘。水面伊人弄桨,轻波如漾。风来撩动衣裳。

千秋岁
其一
    一湖绿足,天亦青如许。山倒影,云浮缕,巡堤双剪燕,过柳频翻絮。波光动,扁舟划破清涟去。    春色无边驻,花气凭空渡。芳草软,和风煦,弄晴莺浅唱,对景人孤伫。来时路,落红犹湿轻轻露。
其二
    如斯川逝,日月相终始。风雨歇,烟霞起,沧桑浮世耳,湖海生平矣。难长醉,醒时却在红尘里。    落拓心胸事,卓尔英雄气。古可数,今能几,人天存去住,书剑栖行止。歌一阕,眼中历历无余子。

登古蓟州城
古蓟城犹在,苍茫野望中,白云依远树,日夕起秋风。

梅  花
明月生颜色,芳心不染尘,凌寒枝上发,先占雪中春。

秋夜独坐
松间云影杂,草上露痕轻,永夜生寒意,天边月正明。

山中望静福寺
浮云依树杪,石径向禅林,幽涧无人迹,山中草木深。

访翠微山诸寺作
来寻幽绝地,方外远尘寰,寺占龙泉古,松皴铁甲顽,翠微连八刹,香界隐三山,日暮平台上,忘机坐未还。

中秋节遥寄台湾同胞
一水相通处,遥望两岸边,浮云今夜尽,明月此时圆;忧患同风雨,情思共海天,金瓯终不缺,指日聚樽前。

飞  雪
忽从高处落,大野漫无遮,旋舞徊云际,纷扬没水涯;寒生千岭树,白散一天花,欲向乾坤满,风中走似沙。

枯木图
老树槎桠发几枝,凌云意态自矜持,托根难向红尘里,应是山中寂寞时。

限纱家花韵成绝句
陶  潜
辞官归去掷乌纱,居近南山隐士家。不掩柴扉风入径,东篱满目尽黄花。
乡  思
逆旅寒衣薄透纱,天涯行遍未还家。忽闻一夜秋风响,离绪纷纷逐落花。
望  山
烟中树隔百重纱,天作闲云野鹤家。望里山深深不见,自开自落岭头花。
闺  怨
一弯冷月透窗纱,游子他乡未顾家。独有深闺人不寐,纤纤素手剪灯花。

水边篱落月笼纱,结伴孤山处士家。骨是清癯香寂寞,冲寒个个小冰花。
出浴图
浴后杨妃浅着纱,美人选在帝王家。天生仪态如堪拟,须借江郎梦笔花。

米正阳先生就石上冰纹琢为梅花砚,因命作
天然一段清癯影,点缀盈盈上玉枝。寂寞暗香笼不住,飞来散入紫云池。

砚  铭
  紫云凝,冰髓结,天生玉影,石上横枝,曾入米家兮深护持。

神功赋
    日若稽今,传统发扬;时惟盛世,国运小康;百废举而新政立,瑞符应以兆吉祥。有百花皆欲放,鸣百家之铿锵;等春秋之诸子,拟战国之气象;群星璀璨,举世华光。期四化以必至,更科学之俦张;以西学为中用,继传统于未亡。讵料天生百谷,良莠无当;文人无行,改良从娼;自命权威,提倡主张;创新观点、写大文章。放清言其娓娓,列妙论之琳琅;溯历来之仙迹,数灵异之辉煌;论经验之片面,证实践之外行。况四维之空间,有扭曲之变象;格万物之公理,探人体之微茫;老醋回锅再酿,旧瓶新酒可装。天人一体,譬百川之海;经络循行,导气血之汪洋。功能特异,知潜力尚无尽;人定胜天,开宇宙之洪荒;一朝顿悟,何必寒来暑往;立地成仙,勿论天地玄黄;百日筑基,知阴阳之消长;密室双修,欲秋收而冬藏;笔底生花,为大师立传,众仙下界,如星宿列张;神迹叠现、功法弘扬。医卜星相,咸著书以传道;三教九流,俱粉墨而登场;顿使大师生色,难教俗子张狂;况有记者暗助,岂非老天帮忙?若夫平地抠饼,必搬运之大法;隔山打牛,乃天生之神力;意念致动,必万物其可摧;遥感传心,非万里能隔离;穿墙越户,法神仙之缩骨;隔瓶取物,等混水之摸鱼;腋下听字,顽童早成大器;房中炼丹,凤凰岂是小鸡?何仙姑颇不寂寞,张果老最擅骑驴;圣人取之有道,君子日攘一鸡。摸交流之电线,舐火热之铁皮;难倒爱迪生,气死阿凡提。如斯大法,必乃仙人指路;若此玄关,岂容凡夫怀疑?师出有门,即山中之高隐;迹觅无踪,恐俗眼之先迷;桑田几换,惟桃源是故里;寿逾千年,或彭祖之后裔?择人传授,证三生之素契;选材施教,泻片言之天机;千载不一逢,百年不一遇;既孺子之可教,复仙人之有意。不然扰攘红尘,余子历历;何独朦胧仙境,惟汝依依?定是天纵圣明,以度众生;必乃机缘凑泊,独膺重寄。于是著书立说,带功授课;举一手而万人动,发一语而万人迷。有大师之布场,有神仙之附体;指挥倜傥,舞蹈风靡。使瘫者立,使哑者语;举止无常,疯言有据;男子解带,女子脱衣;老者爬树,病者登梯;认他人之老母,做自己之贤妻;或者大笑,或者大泣;令在场之内外,发歇斯之底里。流水二簧,散板西皮;成千古之绝唱,纵小节亦何拘?混混沌沌,希希夷夷。开通关之天眼,得功能之特异;见王母之娘娘,睹玉皇之大帝;观丹田之火球,自泥丸而尾闾;炸两耳之轰鸣,空脑海之记忆;忽寂然而不动,现白光之如炬。即而收功,意若不怿;虽归家而面壁,忆仙境如历历;恍此身若隔世,欲神仙之飞举;登阳台之一跃,功成名就;点煤气之一声,众叛亲离;愿各位放眼未来,恕小人不辞而去。此之谓出功,此之谓得气;呜呼哀哉,阿门上帝!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功不在深,有气则灵;可以开天眼,可以出功能。君不见,万人中,谁能出功谁光荣,他是人民大救星。造神水于清华之府,灭天火于兴安之岭;九天能揽明月,坐地控制卫星;岂非国家之得人,深庆万民之有幸;同志仍需努力,有人尚未出功;一旦全民得道,绝对世界大同!

京华倦旅风流客,打叶声中上小楼!

TOP

骊斋绝句多有古风,礼赞一篇别见神功:)
涵詠清風在 浮名不必傳

TOP

2012年:




臨窗又無寐,夜雪翳長天。若聆聲簌簌,欲辨影連連。危樓領寒氣,玉樹掛冰弦。輞川魔詰畫,燕塞岑參篇。中霄歸靜寂,萬象俱新鮮。結想盈盈質,憑空添愛憐。


附: 
 (唐)慧淨  

冬日普光寺臥疾,值雪簡諸舊遊

臥屙苦留滯,辟戶望遙天。
寒雲舒複卷,落雪斷還連。
凝華照書閣,飛素涴琴弦。
回飄洛神賦,皎映齊紈篇。
縈階如鶴舞,拂樹似花鮮。
徒賞豐年瑞,沈憂終自憐。



   束河镇古杏树(分韻得生字)
境僻無人至,春風別院生,玉瓊堆爛漫,蒼鐵曆枯榮;避地香難囿,離群豔不爭,紅塵牆外隔,日日任遷鶯。


   玉溪抚仙湖枕澜亭
澄空一碧撫瀾平,極目湖山爽氣生,萬頃琉璃塵不染 ,靜聆天籟入波聲。


   賞讀分春館詞(
減蘭
青春荏苒。換遍芳菲紅又染,欲賦炎涼,縱不關情情亦傷;相思瘦減,忍憶花間詞韻險,蝕盡銀缸,皎月無聲入夢窗。


   過居庸關 (步李重華韻)
層巒拱衛勢周環,屏障華夷判此間;草木潛龍窺夾谷,沙塵拒馬勒前關;雲低險隘长城出,   霜满殘垣古戍閑;塞雁聲随天遠去,四圍翠疊萬重山。


   素濤閣社聚詩贈雨如来京(分韻得街字)
相逢意氣等無差,素日聞君抱古懷,胸有奇門何用術,人多雋語最堪儕;律中執法森丘壑,筆底生風絕岸崖,莫謂論詩愁夜短,攜歸明月滿長街。


     樊家老宅雅聚(分韻得把字)
街市滿喧聲,深巷轉幽雅,雅欲尋樊家宅,比屋聯青瓦,院落開筵席,微雨濕階下,桑葚红侵酒,玉顆未盈把,賓主忘年齒,酡颜各赤赭,清談移日晷,精神逞龍馬,险韵拈方得,暂別猶不舍,更約雪初霽,重來聚同社。


    題《秋空一碧圖》

天涯盡染青無際,斷續秋聲入遠鴻,詩句拈成寒有色,閑來枕石讀雲中。


    雲居寺雅集(分韻得如字)
綠氛深欲掩,隱約古雲居,崖洞撐幢柱,磚臺鎮塔墟;一函藏佛骨,萬石刻經書,山靜紅塵遠,林花落自如。



    李鴻章
仗劍京門發浩歌,江山風雨動蛟鼉,東南底定居功偉,內外方殷任謗多;臺閣司空猶補壁,干城镇遠竟沉舸,天公未許收殘局,留與人間話爛柯。



  


煙中樹隔百重紗,天作閑雲野鶴家;望裏山深深不見,自開自落嶺頭花。

TOP

2013年



     流光
逝水依然去,無聲月在天;素華紛欲墜,散影入清漣。




      入太行山沁河峽谷訪紫柏灘
層巒晉豫連,秋氣滿山川,仄徑分歧出,危崖倒合懸;喧流湍激石,靜谷亂鳴蟬,欲覓黄龍寺,雲深步步禪。
煙中樹隔百重紗,天作閑雲野鶴家;望裏山深深不見,自開自落嶺頭花。

TOP

2014年



    劉公島懷古
扶桑遠望隔天涯,血色沉波入夕霞,鐵炮憑山撐舊陣,水師蹈海剩空衙;蜃雲走馬翻新絮,島浪潛蛟激幻花,欲向百年醒一夢,潮聲四面起悲笳。




   秦安鳳山
旋拱諸峰二水環,九龍餘脈衍名山,三千煙井迷城廓,廿八星圖列宿班;一代詩仙榮梓里,兩朝王氣壓秦關,層臺逐步青雲上,鄒魯天低小可攀。

   


   蘇幕遮·歌廳
戲當場,人陌路,滿室香生,豔語嬌聲吐;換遍新歌杯莫住,天上人間,休把青春誤;
酒方酣,燈半露,軟骨偎依,共舞輕盈步:一曲纏頭終有數,醉趁今宵,且入花深處。


煙中樹隔百重紗,天作閑雲野鶴家;望裏山深深不見,自開自落嶺頭花。

TOP

2016年

      春餘即事
繁榮光景暗消磨,已褪新紅綠漸多,風雨無端醒蝶夢,晴陰依舊囀鶯歌;天涯碧草迷封樹,世外靑山隱爛柯,一抹春痕畱不住,飛來散入小池荷。




    浣溪沙 · 绢扇
淡墨依稀透素绡,炎凉几缕入秋毫,风前轻薄引魂销;恹恹香闺催旧梦,纤纤玉手伴中宵,那堪翻覆忍相摇。
煙中樹隔百重紗,天作閑雲野鶴家;望裏山深深不見,自開自落嶺頭花。

TOP

发新话题